吃柠凯的橙子

因为文笔烂所以努力日更

字里行间都透露着贫穷

【凯柠凯】分手一天后

感觉我笔下凯佬一点都不dalao,分个手还磨磨唧唧←,长篇写不出来只能小甜饼了,祝食用愉快w

———————分界线——————

凯莉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喝那么多酒,明明自己向来讨厌那刺鼻的酒精味。然而此刻正是这种令人厌烦的气味,搅得凯莉脑中一片混沌,随之还有剧烈的头痛感。

这是凯莉第一次喝酒。
她昨天和安莉洁分手了。

凯莉从来想不到,她这样的孤傲,会如此牵挂另一个人。即使是在她提出分手的那一刻,凯莉也自以为她无所顾忌。

然而事实上,方过一天,她就已经耐不住心脏传来的痛处,不得不凭借自己最讨厌的味道来掩盖。

凯莉从前也不知道,还有酒精都盖不住的感觉——凯莉好想安莉洁,也好想从没遇见过安莉洁。

从开始遇见安莉洁的心动,到在一起后的欣喜,她才意识到自己与这个内心一尘不染的人的差距,大到像个无法逾越的鸿沟,所以她选择果断的离开妄图抚平内心的失落,挽救自己内心那点可怜的自尊。

然而离开安莉洁,只会让她更加渴求靠近,这份渴求已经麻痹了凯莉所有的感官。

凯莉蜷缩在床上,只感觉掉到冰窖中一般寒气入骨,可头又痛的感觉要烧起来。低声咒骂了一声,凯莉自言自语着“以后、咳咳,我再碰酒精就是傻子……”

“凯莉……!!”凯莉隐约听见什么声音,然而瞥一眼四下什么都没有,凯莉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没骨气,就这么想她吗,你自己要离开的还自怨自艾什么,一边嫌恶着自己,又不自觉想起过去和安莉洁相处的种种。

如果她在的话,我一定不会这么……
凯莉没有再想下去,她怕自己会不争气的哭出来,事实上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转了。她干脆闭上眼任它流出来,凯莉承认了,她好难过。

“凯莉你怎么了?”熟悉的声音更近了,凯莉差点怀疑是不是自己精神出了些什么问题,老出现幻觉,然而睁开眼,确确实实看见安莉洁在眼前。

空气有些安静,凯莉不敢相信安莉洁这时候会出现在她家,另一方面,她实在不愿意安莉洁看见她这副模样。

而安莉洁看见凯莉一副呆愣着的模样,眼角还挂着泪滴,心疼又觉得有点可爱,明明这么舍不得,为什么还要分手啊……

安莉洁也不多废话,开口就是个直球“凯莉,我好想你怎么办……”安莉洁说的是实话,凯莉提出分手是她愣是没反应过来,总是被凯莉用各种方法捉弄安莉洁的脑子是一日不如一日,以致凯莉足足一天没来找她她才意识到不对劲。

接着是十分有趣的画面,凯莉先犹豫着想开口,然后用手遮住嘴一副不想说话的样子,很快的又露出委屈巴巴的神情。

安莉洁表示自己更委屈,她真的不懂女孩子的心啊。

于是安莉洁干脆以行动表示一切,掰开凯莉捂着嘴的手,欺身而上,趁凯莉还在犹豫的时候一吻封唇,感受到的是意外的高温已经浓郁的酒精味。

安莉洁有些不开心,才过去那么一天凯莉不仅学坏了开始喝酒,还发烧了,真让人……放不下心。

凯莉许是脑袋烧糊涂了吧,并没有像平时那样有些傲气(娇)的拒绝,只是轻哼一声,悄悄用另一只手攥住安莉洁的衣角,然后加深这个吻。平日眼里的蛮横嚣张早不知所踪,只剩下安莉洁,此刻凯莉的眼里只有她。

一吻毕,安莉洁轻抚凯莉舒缓着的眉,对爱人轻声细语着“凯莉,你不许离开我,我会很难过的……”

“嗯……我、”难得的老实,凯莉应着,略有歉意的还想说些什么,安莉洁抚着凯莉眉的食指转而覆上她的唇,示意着不用再说下去了。

“我爱你”只要说这么多就够了。

——————end——————

【凯柠凯】捡只冻柠檬回家←bu

是前面倒叙的正传!有很多私设但是尽量不会崩坏角色
有一些可能有疑惑或者我想废话的地方有注释会在最后标明w,顺便一提,这里的凯莉是个千年老妖怪←不是你,就跟那个,对,跟那个幻想乡里的紫老太dgsjvxksjsb一样老x好了开始正文,观赏愉快w

——————————————————————

巴黎冬天湿冷的风刺骨得很,即便是向来喜爱炫耀的贵妇们,也不再披上貂皮大衣来显摆,毕竟这湿冷的风足以穿透那薄弱的抵御。

安莉洁在地上蜷缩着,手脚早就冻得失去知觉,她唯一能做的只是不停哈着热气以及将自己抱的更紧些,安莉洁仅存的些许意识却仍然很乐观:‘背上,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方才被贵族少爷小姐们污蔑偷了东西,就被教母拖出来狠狠打了一顿,便抛在这不管,安莉洁如今才九岁,但也知道闷声不反驳,这也帮她少受了些折磨。

然而安莉洁再怎样乐观,也明白一件摆在眼前的残酷事实:穿着如此单薄的衣服在外头过一夜绝对会冻死。

她挣扎着想要爬回教堂然而翻过身的那一刹,蛰伏在背上许久的疼痛感迸发出来,“呜……”安莉洁禁不住低声呜咽,随即涌上心头的是无端的委屈,她开始哭泣,断断续续地发出悲鸣。

‘我想回去……我不想待在这,哪里都行,我不想,死在这……’她明白,对于教堂来说,她只是一个还未萌发,甚至于还不知道是否能萌发的种子①,这样的人教堂要多少有多少,所以即使她真的死在这也没问会搭理。

即使再怎样向神明求助,也毫无回应,有那么一刹,安莉洁感到了绝望。

然而下一瞬间,一个奇怪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伴随着幽紫色的光芒。

“哼,这就是这掌权的教堂,也没什么了不起的,本小姐轻轻松松就进来了。”少女的声音中充满着蔑视与不屑。

“哎哟我的大小姐你小声点,要是被发现了又要闹得天翻地覆的……诶,凯莉小姐你看那有个东西”随之是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他好像发现了什么。

它的话显然也引起了少女的好奇,嗯,也就是凯莉“什么东西,本小姐看看。”

安莉洁感到,那人走近了,但是太过虚弱的她无法做出任何回应,甚至连呼救声也是如此细小:“救…救我”安莉洁身子微微颤了颤,终究是没能有动作,她已经没有余力了。

“啧啧啧,对这么小的孩子也下得去手,呵,不愧是教堂里面的圣人②”语言里满是不屑,凯莉微微蹙眉俯下身来,尽她所能的轻柔地将安莉洁抱起来,面上尽是不忍,也捎上了些愤怒——如果她没有来,这孩子真的会死在这,环顾四周确信没人之后划出裂缝准备离开③。

“神……?”怀中的人儿呢喃着,意识模糊的她认为是上帝来拯救她了。

凯莉听见,并没有回应,在心中诽谤‘呵,神?那是个什么玩意’,随后一跃入夹缝之中。
“我可是魔女。”

后,教堂后院回归了寂静。

——————————待续——————————

①这里面的元力技能或言人体自生的能力是通过教堂特定的仪式才能激发出来,一般只有少数贵族可以参加仪式,并且能激发出潜力的人十分少。而仪式过后需要数月甚至数年时间才能显现出来,时间越长是越厉害的,但是太长的话只会被认作是废物。一般7岁开始仪式。
②因为原设定凯佬是个坏人,在文中也是这些圣人的对立面,所以说在某些方面来讲强行符合人物设定x
③私设老骨头有穿梭时空的能力,距离和次数都有限制跟那个紫老,咳咳,紫妈的能力相似,但是削弱了很多

【柠凯柠】魔女的结局

1.emmmm这是一个倒叙
2.emmmm这是一个甜文
3.emmmm甜的部分可能码的很慢
4.希望不要嫌弃并且看的舒服

————————————————————

坚冰在熊熊烈火中获得新生,而新生并不意味着希望。
安莉洁并没有看向遭受火刑的魔女,正如多年前遵循了凯莉的意愿,她如今也没有退缩。

只是不同于上次,安莉洁这次只是闭着眼睛四处乱撞。她先在就想把身后的人从这该死的祭坛上救下来,只要她想,她随时都可以。

四围嘈杂的很,耳边只有贵族们兴奋的高呼,一如群群噪耳的蝙蝠扇着翅膀在耳边环绕着。啊不,令人厌恶的魔女终于遭到制裁了,人们理应是喜悦的。

可安莉洁完全高兴不起来,她甚至感到一股燥热,在平日一片冰凉的胸腔里烧着。‘我听不见她的声音了’,安莉洁略显僵硬的动了一下身子,并不容易被观察到。

‘火刑还没开始……吗?’然而不远处涌来的热浪将现实明明白白的传递给她。眸中的蓝色暗淡了,一如深海,并不是失去了希望,而是已经看不见光在哪里了。

她第一次感受到时间的流逝,如此清晰,如此沉重与缓慢。她没想过有一天会和凯莉相距如此遥远,远不同于在教堂和在荒野。

于是躁动的人群逐渐平息下来,方才的激动大多褪去了,只剩下少数人看着祭坛上的十字架窃窃私语,面目狰狞的嘲笑魔女悲惨的结局。

如果说要坚持自己的信仰,那我现在是不是该把这些讨厌的家伙全部杀掉。可是我是圣女,我应过她做个万众敬仰的人,我应过她乖乖信奉所谓的主。

她永远遵循凯莉的意愿,永远遵循
她必须遵循。

呵,神明,对了,还要向我的主宣告啊。

向前一步,抬手将十字架冰封住,最后也没有回头看一眼。对上帝行礼,然后庄严的祷告

“神圣的主,你当日为救赎我们,在十字架上舍命流血,担当我们的的罪孽,代替我们的刑罚,愿在这十字架上,以纯净的烈火净化这污浊的灵魂,阿门。”

可笑的是,方才还嬉笑的人群突然严肃了起来,比起一个生命,他们更畏惧一个虚无缥缈的主吗?

安莉洁不想继续思考了,她只想尽快结束这无聊的刑法。
或言,尽快逃离这让她窒息的地方。

对了,她没有哭
坚冰是不会融化的。

—————————待续————————

【香乔香】相逢即相别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可能有后续也可能没有
小声嘀咕吐槽自己文风,可能ooc
希望看官们看的舒服w
——————————————————

平心而论,桌上的佳肴美酒都是人间极品,可若是只让看不让人吃就是对人的一种折磨了。

孙尚香一反平时轻便的装束,因为无聊的皇家宴席认真梳妆,纵然这样她仍然秉持着自己的风格,一袭淡绿色长裙与孙尚香的墨眸是很相配的,再说了,孙尚香本来就是个美女子。

不想听兄长亲友们的寒嘘,请示过后,直到走出房门,才扔掉了那些所谓礼仪。既然出了门,没了长辈们看着,自是爱丢哪丢哪去,只可惜长裙终究是不便于奔跑的,孙尚香踏着小碎步首先想跑回屋子换下这身华而不实的衣物。

事实证明走廊事情还是不要奔跑的好,至拐角处入眼的是一片樱色,鼻息间又隐约有着桃花味。“唔!”来人被吓了一跳正往后跌去,孙尚香总是反应快些拉住那人的手,却还是顾不上自己的脚步,一拌,竟也顺势向地上跌了去。

于是那桃味更重了……身下的柔软让孙尚香还有些发懵,类似于“我是谁,这是哪,咋这么香”的想法……当然是不会出现的

都是被压在下方的小乔可就不好受了,苦闷的轻哼出声“唔……快、快起来”

“啊?噢、”从少女的芬芳中脱离出来,坐到一旁,才开始注意起这人。

‘好美的人……’这是某位大小姐对小乔的第一印象,虽然孙尚香可不是外貌协会,仍然惊叹了一番。不过当下还是先道歉的好,孙尚香如此想着扶着那位姑娘一起站起来

“啊哈哈,对不起啊,我走的有些匆忙了”第一次见面就闹成这样,真是有些尴尬,希望对方是个脾性比较好的吧,孙尚香只能如此暗祷

只能说孙尚香的运气着实不错,小乔不像她是个正经的大家闺秀。这样说有些对不起我们的大小姐,小乔性子安稳,听从长辈们的安排,成功成长为一名温文尔雅的淑女。行为举止也无时无刻谨记着母亲的教诲,这般的乖癖倒也是难发起脾气了。

“无、无碍”抚着有些发晕的头,微微皱起的双眉表示她对这种冒失行为还是有一些生气的。但瞥见孙尚香的一脸无辜后,也不知怎的觉得这种透着傻气的人有点可爱,神色便放柔和了些许,眸中戴上了点笑意看着人不知所措的样子。

孙尚香这边更加不明白了,明明被人推倒在地上,怎么说还是有些疼的,这位姑娘不生气说明脾性好,孙尚香心里也坦然一些,但把人家好好一闺女撞到了地上,还是一点小愧疚,从来没做过赔礼道歉这类事情的孙尚香是一点都没有头绪,在原地尴尬的挠挠脸颊干着急,却发现姑娘好像笑了起来。

‘不是这姑娘笑什么呀,摔了那么大一跟头她笑什么,这不会……是个傻子吧’类似于这样的想法,当然也是不可能出现的

“总之对不起啦,本小、阿不,我叫孙尚香,方才从宴席上出来,感到有些乏思索着早些回去休息、这才……”格式化的道了个歉,然后又为自己勉强找了个借口,对孙尚香来说,能这样解决尴尬已经很了不起了。

‘孙尚香……那不是孙家大小姐吗’小乔自然是意识到了,但是也不奇怪,孙家就这么一个宝贝千金,家里人把她当佛祖宠着,也就是这样才养起来她那麻烦的品性,衣着高雅但是举止随性『傻帽』,只有孙大小姐一人了。身为吴国人这可以说是常识了。这下小乔是不会随意对待了,微微行了个礼道:“郡主不必挂在心上,跌个跟头而已,民女并无大碍,既是赴宴累了,郡主快些去休息吧”方才眼角的笑意也不见了。

孙尚香是随性,但是心细,来人的变化自然是放在眼里,每当自己报上名讳,无论是谁都退让三分。嘴上说着是为她着想,实际上都不想惹祸上身吧。已然是习惯了也不会流露出太多的情感,孙尚香微微叹了口气,相比之前的活力这下感觉是真的倦了。

“嗯……那我便先行一步去了”说着便擦肩而过,缓步继续走着。与人相背,不会被人瞧见,孙尚香不自觉的露出有些悲伤的神色。她相比其他贵族千金是很自由的,自由到可以随性的来到集市东逛西看,喜好的东西悉数收下在扔给随从,回家后放在角落不再理睬;她可以去到乡间,学着打猎的方式,玩性大发地自己拉开弓尝试;她可以把零用钱花在斗鸡这等游戏上,像普通人一样为自己下注的鸡鼓劲。

这些事都很开心,只是都是一人罢了。

无碍,不还是好好活到今天了。这般想着,身后又是少女温软的嗓音。

“民女乔婉,希望日后还有缘见得郡主”

怔了怔回过头,入眼的是一片朦胧,唯可见那桃色还在眼前。慌忙的转过身,鼻子不知为何传来阵阵酸楚。

“嗯……有缘再会”

说罢,还是走了。

——————待续(?)——————

【柠凯】雨天小甜饼

前言就是凯莉生病给柠檬送伞,又不想让柠檬知道于是乎有了这篇文章
文笔不能见人,不能见人,不能见人慎入

——————————————————

安莉洁开门,便看见倚在床背上看杂志的凯莉
而凯莉毫不客气,眉梢一挑,第一句话就等不及怼她“诶,你没淋成落水狗啊”
安莉洁早就见怪不怪,面不改色回复,顺带捎上门“不知道谁送了把伞过来……”
“哇!不会是有哪个瞎了眼暗恋你吧!”凯莉故作惊讶捂住嘴,却是副憋笑的表情
安莉洁没回她话,环顾四周,少了些什么东西“你星月刃呢”
凯莉收回方才的表情,有些慵懒的重新倚回床背“你这人真是没意思……坏了拿去修了”
言语自然,神态自若,就好像一切如她所言
但安莉洁终究捕捉到了她眼中的心虚
不语,安莉洁缓步上前,不顾凯莉疑惑的目光,半跪在床沿,凑近些许,两人鼻尖仅隔一指之遥
这还是凯莉遏住她肩膀换来的
安莉洁轻抚着凯莉的脸,轻柔的像对待一个易碎品,目中的情愫温柔的,就宛如冰化作水
总而言之,凯莉是受不了她这套的
“凯莉,别骗我”

………
短暂的沉默

如小猫一般的轻的声音“被我藏后院里了……”人眼可见的粉嫩攀上凯莉的耳根,大概是因为发烧吧(?)
安莉洁轻笑,嗯果然凯莉最可爱了,于是她故作思考,调笑道“噢……这么说……”
“行了行了!我送的伞行吧!”
于是凯莉不出预料的炸毛了
没有掩盖更甚的笑意,安莉洁坏心眼的继续说“那么你暗恋我咯”
凯莉一怔,似乎是没撂到傻柠檬还有这脑子
不仅是没料到了,她现在只想用星月刃挖个洞钻进去…

“凯莉……我最喜欢你啦”蓝发少女不在为难傲气的小女友,坦率的表达内心的爱意

“……知道”

……

“我也是”

——the end——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